周錫輝校長

明報
D07  |   副刊時代  |   人文館  |   By 馬傑偉  2011-05-20

那天下午收到留言,說周校長踢足球時昏倒不治,我完全沒有想到那個短訊中的他,竟是周錫輝校長。到翌日讀報,才知道原來就是這個熱心熱血的健碩前輩。

早 幾年,中大辯論教學語言,廣東話授課的議題尤其引起激辯,我也捲入其中,與周校長先後在報章及電台各陳觀點。當年我的身體差勁,面青口唇白,壞鬼書生一 名。在烽煙節目的咪高鋒前舌劍唇槍,在節目完結之後,校長見我垂頭喪氣,上前來關心問候,並邀請我加入他的太極班。想不到運動充足、功夫深厚的健兒,會不 敵血管內那沉積的膽固醇。那年頭,中大校友與校方對場迥異,裂痕愈辯愈深。周校長給我的印象,是個有所堅持的君子。

周校長也許不知道,他 曾在我青年的時候,給我頗深的啟發。那是八九民運的大時代。我年少時不讀報、不關心社會時事,沉迷在小說世界,尤愛張系國的科幻小說、海明威的險奇長篇、 沈從文的鄉土文學,但對國事就完全漠不關心。八九年,我像香港很多青年人一樣,走上街抗議解放軍開槍殺人,及後周校長等前輩搞了一個叫「民主大學」的組 織,開班授課,讓公眾深入討論中國與香港與政治變遷。

我們一群來自各行各業的年青人,一同修課並組成了同學會,像上大學一樣聽課做筆記。到今天事隔多年,還記得當年下班後趕到灣仔,外賣蛋治奶茶,邊吃邊聽,而周錫輝就場內場外熱心打點「校務」。

同學會成立後,每次請教周sir,都是有求必應、詳細解釋、真誠鼓勵,我想,不少平日不理時事的朋友,也像我一樣,從那段熱情的日子,開始認真思考中國與香港的前路。而這個啟導的起點,少不了周錫輝校長的身影與他親切認真的面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