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悼周錫輝

周嘉強

周錫輝先生的去世使一眾朋友、師生大為震驚。接獲來電詢問,不下數十;在六四遊行和晚會接觸交談的,更為數不少。他是一個好師長、好朋友,也是一個不畏強權、盡心於教育、投身社運的人。他就此離去,教人哀傷。

雖然相識周錫輝只有二十多年,但我們的交情卻異常深厚。我們起初是在沙田第一城委員會共事,由於意念相同,觀點一致,自此便成為了好友。後來我成為了大會主席,周錫輝給我的助力更大!到我當了區議員後,便邀他做顧問一職,他馬上答應之餘更為我舉辦免費太極班。由九四至零七年底,帶同高足教導楊門太極,沒有收取過一分一毫。到我不再競選,曾經邀他接班,但他沒有答應。我便和學員註冊成立了沙田第一城太極學會,他是唯一的會長。雖周錫輝常要到美國探望女兒,但他對於太極班的開課極為重視。嫂夫人更曾對我說:「他對太極班開課十分緊張,常把返港日期掛在嘴邊,所以也絕對不會延誤!」而太極學會發展至今,人數也接近千人。

同時,周錫輝為教協也付出不少。除了會務,還為監事會工作,更為榮譽會員開設楊式太極拳班,每個星期二由早到傍晚,為三班學員執教。

另外,周錫輝也是個社運領袖。他在讀大學時已熱心參與,每當有請願、遊行活動都一定會出席。後來他任職中學校長,在繁忙的校務之中,仍然投入為社會事務,盡心盡力,十分難得!

而他對朋友也情誼深厚。在司徒華先生去世的那段期間,他身在美國。曾接連打了七、八個電話給我詢問情況;又叫我聯絡其兒子去拜祭;又薦引上水喇沙中學的現任校監出席追悼會。

他的離世對我打擊很大,這位以「大哥」喚我的好弟弟突然遠去,教我如何放得下﹖但我深信,錫輝若泉下回首盤點,他的一生己完成了別人兩輩子的業績,是應該滿足的了。我們能結交這樣好的朋友、師長,也應慶幸才是!

在此,我謹向錫輝家人致意,希望您們能節哀順變,壓抑憂傷,繼續展延及完成錫輝的遺願。他的弟子亦要緊記教誨,承傳下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