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認識的周sir

各位,我是新界喇沙中學的前輔導主任。首先非常感謝周太邀請我在這裡做分享,由於我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,所以我的丈夫陪我一起分享。

一直以來,我都非常敬重周Sir,感激周Sir在過去的日子對我兩夫婦的賞識與提攜。

我在新界喇沙中學做輔導主任那幾年,和周SIR合作得最緊密,我非常欣賞他的魄力!校務、公務、私務非常繁忙,而竟仍然能堅持一星期教拳幾晚、踢球幾次。有次,我們找不到周SIR,打電話去他家,怎料周太竟然說她也正在找他,還叫我們如果找到周SIR的話,記緊告訴他,說他的太太都正在找他,請他打電話回家。可見當時的周SIR每天都非常繁忙!

周SIR是一位熱心的教育工作者,十分關心學生,愛護學生,凡事以學生利益為出發點。還記得,當年一個學生的家庭出現問題,我們家訪後,向他匯報,他即時從錢包掏出3000元,托我們交給學生的家長。後來,還為學生做了一些傢俱,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。那學生畢業後,因一些特殊原因需要再度搬家。新居的環境比舊居更差:床是兩張長木凳加一塊大床板而成,床下堆滿雜物,時有老鼠出沒,甚至爬上床來!周sir聽到後,又從錢包掏出$3500,托我們交給學生的家長,並囑咐我們,看看還有甚麼可以幫忙的。

周SIR非常重視公民教育及民主教育,在校內推行立法會、區議會的模擬選舉,推動成立第一屆的學生會,讓全校學生體驗民主投票。每逢九一八、辛亥革命、五四運動、六四,他都會親自上台講解,讓學生了解歷史的意義,喚起同學的國民身份認同。可見周SIR一早已在校內推行現時教育局所提倡的國民教育。

周SIR 曾先後兩次提名我獲得優秀教師表揚狀,我非常感激他之餘,我覺得,他更有資格獲得這一份表揚!

周SIR經常在我們面前提起周晴和海邦,每次當我稱讚他教導有方,子女孝順又出色時,他例必謙虛地將所有功勞歸於太太和外母。他說,多得太太和外母一直以來把孩子照顧得很好,他只是收成者,所以他很感激她們,非常孝順外母!

4月份,我們一家有幸走訪周SIR重修後的羅湖祖屋。新屋裡面掛著一輯他們一家在4個月前在影樓拍攝的溫馨家庭照! 其中一幅是周SIR和周太的合照,拍得非常甜蜜!我還取笑他,非常羨慕他們!在新屋裡,聽著周SIR細說如何設計這一間甚具特色的祖屋時,看見他臉上充滿「童真」般的喜閱之情。他還提及,前一晚和周太坐在屋外的梯階,細看天上的星星,閒話家常,我也感受到那既舒服又浪漫的一刻,他們仿如重拾談戀愛的感覺。他還說近日才發現,原來太太都可以煮得一手好菜 (因以前一直是外母烹煮) ,我還說他過分,現在才發現!當日,他還向我們介紹他正籌劃的太極農莊鴻圖大計。那時,我們真替他高興,更期望不久的將來,可看見他的成果!

周SIR是一個重情重義,非常念舊的人。我丈夫馮SIR以前在學校跟周SIR學打太極。學校的幾個師兄弟,每逢中秋送月餅、農曆年送臘腸臘肉給師父。這區區薄禮,他以師父之尊,每次都連聲說謝,離開喇沙後,則例必鄭重地打電話來道謝。近幾年,每逢新年他都會打電話來和我們拜年,有幾次更是越洋從美國打回來的。

在那一次探訪中,有這樣令人感動的一幕:在臨離開前,我的丈夫憑欄看見周sir在上香給媽媽後,很溫柔很溫柔的以手撫摸媽媽的墳頭,對著墳頭細語,猶如媽媽就在跟前一樣,請安問好。他們家裏有一個很久已沒有人來拜祭的墳頭,所佔位置約有十二人圓桌的大小,或許更大。雖然如此,周sir每次上香拜祭母親,亦必一起誠心奉上清香。他還說,在完成修葺祖屋後,會重新把這個陪伴了他們一家、保祐了他們一家很長歲月的老人家的墳頭,重新修葺好。在今日,沒有想著「移之而後快」,反而還必恭必敬的晨昏定省,實在令人動容。那種對「人」的尊重態度,周sir是貫徹如一的。

我們相信周SIR在辭去校長一職這7年裡,活得很快樂和寫意的! 他多了時間陪家人,可以和周太重過二人世界的生活,多了時間陪海邦,可以不時飛去探望女兒兩夫婦和一對寶貝外孫,可以踢球、打籃球、打拳教拳、與朋友聚舊、重修祖屋、籌劃太極農莊……

周SIR猝然离世,我們非常難過,猶如至親離開了我們一樣,我們很捨不得他!正如周太所言,周SIR的人生雖不長,但很精彩。他發熱發光,他的精神會永遠留在我們心中的!

前新界喇沙中學輔導主任鍾艷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