懷念老爸

爸爸的離去十分突然。在他離去的那一個下午,我回家看到爸爸喝剩的半杯茶,覺得爸爸的離世並非事實,也不應該發生。
這幾天,我在收拾爸爸的東西,當整理爸爸的照片時,勾起了不少回憶——我想起了爸爸為這個家帶來的歡樂、想起他對我們的疼愛,不禁傷心、難過、非常捨不得。

當我收拾爸爸的兵器,就想起爸爸平日喜歡一路看電視、一路舞刀弄劍的情境。爸爸最近喜歡舞「九環五錢刀」,因為此刀夠重量、使勁時有聲。爸爸在家裡舞此刀時,曾不慎打破燈泡,被我們「哦」了幾句。
看著這把刀,就想起我和爸爸之間的小祕密。媽媽一直以為家裡只有一把「九環刀」,其實,共有兩把才對!因為爸爸最近多鑄了一把送給我,但價錢不便宜,所以未敢告訴媽媽。
整理爸爸的袋子時,我覺得十分親切,袋雖凌亂,但卻有爸爸那種秩序的風格。爸爸會把他認為重要的東西都塞進袋子裡,經常帶著這些東西四處去,包括:報紙、雜誌、太極拳全書、家庭合照、媽媽從大學到現在的證件相、我和姐姐由小學到現在的證件相、他兩個孫兒的照片。爸爸很喜歡把兩個孫兒的照片給朋友欣賞,連我的八十後朋友都看過。
當然,袋裡也有很多不太重要的東西。爸爸沒有收拾袋子的習慣,因為他一向做的是大事,想的也是大事,執書包這種芝麻綠豆的小事,爸爸沒有時間理會。
爸爸走了以後,我一直保管著他的電話。這段時間裡,我們收到不少親友的電話慰問,其中不少是爸爸的舊生。我猜想是因為我和爸爸較後期的舊生年紀相若,他們的電話令我特別感動。其中有位舊生告訴我爸爸以前如何支持及鼓勵他打欖球;也有位舊生每天打電話來說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,一定要叫他——他今天也在這裡;另外,有一位舊生上星期來電,想約爸爸去喝茶,當我告訴他爸爸已經離開了,他說:「我剛剛才學懂做人,校長卻看不到了。」他接著問我爸爸會葬在哪裏,日後都會去探望他;我亦從報章上看到某舊生撰文講述爸爸如何支持他寫作。
爸爸不時提及「以生命影響生命」。爸爸全情投入地去接觸、影響和支持他身邊的人,只看爸爸這種待人的熱誠,我已覺得他很了不起。當然,「以生命影響生命」是雙向的,知道他的舊生明白這個道理,爸爸會很開心。一張爸爸和舊生的畢業合照,相片背後寫著:「我已經為人師長了,我會以校長作為榜樣。」爸爸把這張相片收藏得很好。
在爸爸身邊的人,不論朋友、學生還是家人,都多少受到他的影響。爸爸影響我的事有太多,在這裡說不盡,甚至,連他的衣著品味也深深影響著我。我和爸爸都同樣喜歡穿短褲——真的很短那種。爸爸說過短褲必須短,長度不可以尷尬,我對此話非常認同。
爸爸對家人最大的影響,當然是他那種熱愛生命的態度。爸爸走了以後,家人會永遠懷念他;但同時,我們也會像爸爸般懷著積極的態度面對日後每一件事、走每一步路。我肯定這是爸爸最想看到的。
最後,我代表家人謝謝治喪委員會成員和所有工作人員,你們都是爸爸的好朋友。
周海邦
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