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竟之願

南馳志 / 雷競璇

 

這個星期文化博物館領去了周錫輝留下的近百件兵器,我感到安慰,伴隨一絲追憶故人的愁緒。

時間過得快,他去世剛好兩年。走得突然,誰也沒有想到,包括他自己。沒有遺言,留下一堆遺產,部份在精神屬次,友儕們都懷念他,部份在物質世界,家人在哀傷之餘,逐步清理,剛好有些事我力所能及,從旁協助。

錫輝的藏書很多,他在羅湖的老家為他提供了充足的空間。其中一大批和武術有關,整理後共三千多冊,中文居多,外語的也不少,這些書他從—九七零年代開始累積,很多書頁上還留有他的筆記。我聯絡中央圖書館,他們派人前來檢視後同意收取庋藏,將來會安排一次展覽,這是我去年協助完成的一件事。

我知道他一向醉心武術,但想不到他閱讀和收藏了這麼多書。二十多年前我還在出版界工作時,他曾經託我找尋一本《紀效新書》,說是戚繼光和倭寇作戰時,見識了東洋刀的厲害,幾經探索,找到了破解東洋刀的劍法,詳情記載在《紀》書中。我當時沒有找到,過了幾年,內地才出了點校本,我自己也買了一冊。看著中央圖書館收去錫輝的武術書,我又想起這件往事。他逝世前的幾年用心學日本劍道,不知和這有沒有關係。

他收藏的兵器之多,我也是在他去世後才知道的,他在家中闢出一個小間,有條有理屬次分明地擺放著。我聯絡文化博物館,他們檢視後同意入藏,我希望將來有機會展示,也希望博物館下點工夫,對各種兵器的來歷、特性、製作、用法作點了解。

中國民間有習武傳統,但像錫輝這樣醉心武藝幾十年又具備高學識的,很少見。他後來用功最多的,是太極拳,教道的門徒為數不少,他跟我說過,最希望能夠招收一些年輕人,因為太極拳應該能夠搏擊,用來養生只是末技。可惜跟他學太極拳的,好像沒有什麼年輕人。他的徒弟明白他的心願,合力在上水找了一片地,著手建立一個太極農莊,準備吸引一些年輕人前來學習,可惜還未啟動,錫輝已經離去。這個未竟的心願,只能留待懷抱同樣遠見的其他高手了。

俗語有「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」的說法,但錫輝對於自己的武藝,視之如潛德,從不張揚,和我們寫專欄的稍有所聞便急不及待宣述,很不一樣。他太極拳造詣很高,經朋友徒弟不斷催請,準備著手寫下心得,但剛要開始就去世,世事渺漠,不勝唏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