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錫輝文庫

南馳志 / 雷競璇

從昨(十一月一)日開始,香港中央圖書館在八樓珍本閱覽室舉行一個展覽,名為「武匯百宗」,展出周錫輝生前收藏、閱讀的武術書刊,以及使用過的幾件兵器。

錫輝兩年半前去世,走得灑脫,也突然,留下一大批書籍和百多件兵器,兵器後來由文化博物館收取和保存,書籍經中央圖書館檢示後,挑選了約三千冊入藏。中文大學去年和今年的書節,錫輝家人將部份其餘藏書捐獻。這樣的安排,正合錫輝豪爽慷慨的性格。

中央圖書館收取書籍後,下了一番工夫整理,以「周錫輝文庫」名義,將之集中,作為文獻特藏的一部份,還編印了一個目錄,贈我一冊。翻閱這本目錄,我被好幾處吸引住。

目錄中大約一半和武術有關,林林總總,光是有關點穴和解穴的就有好幾冊,有關擒拿術的十多二十種,各家各派拳譜非常多,和太極拳有關的更不在話下。這些書的出版社有些也特別,例如一間祥記書局,出版了《六合棍》、《梅花單刀》等好幾種書,都是沒有出版日期的。這些書如果不留心搜求,我看是找不到的。目錄中又有若干戚繼光的著作,包括《紀效新書》和台北出版的《戚氏武藝全書》,從前我還在出版界任職時,錫輝托我代覓戚繼光有關劍術的書,看來他後來陸續找到了。英文書有百多種,部份有關日本武術特別是劍道,錫輝去世之前的幾年學習劍道,作為自身武藝的補充,這也在他的藏書中反映出來。

「武匯百宗」還展出一本《太極拳全書》(見附圖),由錫輝家人借出,意義特殊,此為曾昭然著作,友聯出版社一九七九年的版本,曾昭然原名如柏,是錫輝的師公,錫輝對他非常欽敬,這本《太極拳全書》他經常帶在身邊,翻閱了不知多少遍,上面留有很多筆記,用不同顏色寫上。此書面世以來,有過不少翻印本,大都粗製濫造,錯誤很多,錫輝得到曾家後人同意,將之校訂重排,在二O一O年發行新版。中央圖書館將錫輝時常捧讀的一冊展出,供錫輝生前友好及武林同道憑吊,很有心思。

 

附:照片一張

只有相思無盡處

夏淞 5 / 2012

一年過去,在家人心中,錫輝的音容姿態仍如昨日,從來沒有離開過;在另一個世界裏,他一定也在惦掛着我們。

天涯海角有窮時,只有相思無盡處。

蛇殺手

周錫輝不怕蛇。蛇怕他。

從前的家是個舊棚屋,搭建在土坡腳,不遠處還有鐵皮和木板拼凑成的廚房和鷄棚,在三點形成的人居圈以外,土坡的泥洞和草叢就是蛇藏身出沒的地方。人對蛇宣戰,最初為了保地,後來為了補身。

越界的蛇中,有熱昏了腦袋的無名小蛇,也有號稱毒蛇之王的飯剷頭,偶然也來兩三條瞄準了鷄棚母鷄的深山蟒蛇。輝小時候,父母在邊界租了一塊地種甘蔗,幫補家計,甘蔗惹蛇,於是一人一犬大舉捕蛇。唐狗旺財負責引蛇出洞,再用前爪不斷把蛇翻來覆去,尋常的蛇捱不過一陣便嗚呼了;如果是厲害腳色,旺財會乖巧的退往一旁,讓主人上場大顯身手。輝說旺財真是好狗,深諳不能功高蓋主的人理,其實旺財絕對有能力招呼任何毒蛇,他就親眼見過旺財諸般折磨一條飯剷頭後,再把奄奄一息的蛇擺放在棚屋門口示眾。

捕蛇時,首要不能讓蛇頭對準自己,因為蛇是直視的,而且出招極快,故此選定安全的位置非常重要。然後拿一枝長丫叉,或者開杈的樹枝,快而準把蛇頭逮住,緊壓不放,再把蛇身拉直,蛇的骨節一鬆開,武功即時廢掉,軟癱在地,最後用繩把蛇頭索緊便大功告成。捕了蛇會摘下蛇膽給女人補身,是家裏傳統。

繼續閱讀 只有相思無盡處

周錫輝與太極拳 下

作者: 夏淞
(四)喪禮放映輝的生平照片,由海邦負責挑選,他一人與兩大箱照片奮戰三日夜,整理出幾個主題,「太極拳」是其中之一。海邦告訴我,他在整理打拳的照片時,發覺愈往前,父親的面容、眉頭愈緊;到後來,面容漸寬、眉頭也鬆開了:最近一輯在沙田第一珹太極班教拳的照片,老爸面上已是一派悠然。一看,果然如此。

眉間是一把尺,隱藏着某種進度或層次?這問題我不懂回答,然而,輝生前對武術及太極拳的迷戀與追求,卻在我的記憶中,處處留下灼熱的痕迹。

繼續閱讀 周錫輝與太極拳 下

周錫輝與太極拳 上

作者: 夏淞
(一)

思念,如潮水一波一波湧至;要放下,原來不易。

這些日子,每合眼,便看見一身黑色功夫裝的輝,有時練拳、有時舞劍;有時挨着門,雙手抱胸、微笑不語。

黑色功夫裝是周師傅的標誌。尤其近幾年,輝日常都是黑色功夫褲加黑或白小圓領T shirt;天氣涼,便穿整套黑色功夫裝;若再冷些,有夾裡的功夫裝已足保暖。這樣的功夫裝,衣櫃裏不下十多套,看似相同,其實稍有分別,輝就圖它方便、舒服;更有一條厚如毛毯的功夫褲,專誠做來帶到冰天雪地的羅布泊打拳。

青年學社的社員給周鍚輝的悼詞

按:周錫輝1975年參加了林壽康等組織的「青年學社」,義務從事工人教育工作,詳情可參見紀念特刊當中林壽康〈青年學社與工人教育〉一文。一直以來,學社的工人成員互相之間仍有聯繫,至今每年大約相聚一兩次。有最近一次聚會上(2011年8月27日),出席者緬懷周錫輝,並在吳婉霞的鼓勵下,各人即席寫了感想,內容如下。

———–
楊鳳霞:我對周Sir的感覺是:他是一位良師益友。他就像是一位大哥哥一樣,對所有人都照顧有加。能夠認識到他的人,都覺得是一份福氣。我們永遠也會懷念這位大哥哥。
———–
馮麗娥:周鍚輝給我的印象很有趣,感覺為人很正直,很友善。印象在學社的時候,他帶領我們去看電影,介紹魯迅、胡適的文章,從中學習分析事物,得益良多。
———–
江麗珍(江仔):周輝是一個對朋友很好的人。他對每一個朋友都貼心和窩心。他的家人和認識他的朋友,總是一句:「他真好!」沒有其他文字能形容他的好。每當打短訊或致電問候他,無論他身在何處,他總會熱情地回覆你。
————
黎麗芳(芳芳):周輝是一位大好人,對岳母盡孝,對妻子愛護有加,對子女教導有方,他是一個大好人。
————
蘇旺強:您在我的心目中是一位很平易近人、很有愛心地教導後輩的老師。我相識您30多年了,今次真令我很惋惜及懷念。學生、朋友,蘇旺強的追思。
————
李根:周鍚輝待我如朋友,可惜未能贈他一劍。
————
譚煦文:多謝你的指導。
————
黃源成:周鍚輝老師,多謝你每年六四在維園維持秩序。多謝。
————
熊蘭美、梁雲卿:陽光先生!
————
何好:相識30多年,離開我們很惋惜。他的形象健康、開心。我們會記念他。

–完–

懷念老爸

爸爸的離去十分突然。在他離去的那一個下午,我回家看到爸爸喝剩的半杯茶,覺得爸爸的離世並非事實,也不應該發生。
這幾天,我在收拾爸爸的東西,當整理爸爸的照片時,勾起了不少回憶——我想起了爸爸為這個家帶來的歡樂、想起他對我們的疼愛,不禁傷心、難過、非常捨不得。

懷念敬愛的周錫輝校長

各位:

我是上水喇沙中學1981年畢業的舊生邱國良, 有幸能與周Sir 亦師亦友35年, 是我人生最大的得著! 與周Sir 的點滴,可謂千言萬語:

周Sir是我中一EPA老師, 又是中三和中五的班主任, 中一時候, 我是踏單車上學的, 但周Sir就是開電單車的! 大家可想像到三十五年前, 周Sir不一樣的教師形象己深入學生心裡。

繼續閱讀 懷念敬愛的周錫輝校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