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錫輝文庫

南馳志 / 雷競璇

從昨(十一月一)日開始,香港中央圖書館在八樓珍本閱覽室舉行一個展覽,名為「武匯百宗」,展出周錫輝生前收藏、閱讀的武術書刊,以及使用過的幾件兵器。

錫輝兩年半前去世,走得灑脫,也突然,留下一大批書籍和百多件兵器,兵器後來由文化博物館收取和保存,書籍經中央圖書館檢示後,挑選了約三千冊入藏。中文大學去年和今年的書節,錫輝家人將部份其餘藏書捐獻。這樣的安排,正合錫輝豪爽慷慨的性格。

中央圖書館收取書籍後,下了一番工夫整理,以「周錫輝文庫」名義,將之集中,作為文獻特藏的一部份,還編印了一個目錄,贈我一冊。翻閱這本目錄,我被好幾處吸引住。

目錄中大約一半和武術有關,林林總總,光是有關點穴和解穴的就有好幾冊,有關擒拿術的十多二十種,各家各派拳譜非常多,和太極拳有關的更不在話下。這些書的出版社有些也特別,例如一間祥記書局,出版了《六合棍》、《梅花單刀》等好幾種書,都是沒有出版日期的。這些書如果不留心搜求,我看是找不到的。目錄中又有若干戚繼光的著作,包括《紀效新書》和台北出版的《戚氏武藝全書》,從前我還在出版界任職時,錫輝托我代覓戚繼光有關劍術的書,看來他後來陸續找到了。英文書有百多種,部份有關日本武術特別是劍道,錫輝去世之前的幾年學習劍道,作為自身武藝的補充,這也在他的藏書中反映出來。

「武匯百宗」還展出一本《太極拳全書》(見附圖),由錫輝家人借出,意義特殊,此為曾昭然著作,友聯出版社一九七九年的版本,曾昭然原名如柏,是錫輝的師公,錫輝對他非常欽敬,這本《太極拳全書》他經常帶在身邊,翻閱了不知多少遍,上面留有很多筆記,用不同顏色寫上。此書面世以來,有過不少翻印本,大都粗製濫造,錯誤很多,錫輝得到曾家後人同意,將之校訂重排,在二O一O年發行新版。中央圖書館將錫輝時常捧讀的一冊展出,供錫輝生前友好及武林同道憑吊,很有心思。

 

附:照片一張

只有相思無盡處

夏淞 5 / 2012

一年過去,在家人心中,錫輝的音容姿態仍如昨日,從來沒有離開過;在另一個世界裏,他一定也在惦掛着我們。

天涯海角有窮時,只有相思無盡處。

蛇殺手

周錫輝不怕蛇。蛇怕他。

從前的家是個舊棚屋,搭建在土坡腳,不遠處還有鐵皮和木板拼凑成的廚房和鷄棚,在三點形成的人居圈以外,土坡的泥洞和草叢就是蛇藏身出沒的地方。人對蛇宣戰,最初為了保地,後來為了補身。

越界的蛇中,有熱昏了腦袋的無名小蛇,也有號稱毒蛇之王的飯剷頭,偶然也來兩三條瞄準了鷄棚母鷄的深山蟒蛇。輝小時候,父母在邊界租了一塊地種甘蔗,幫補家計,甘蔗惹蛇,於是一人一犬大舉捕蛇。唐狗旺財負責引蛇出洞,再用前爪不斷把蛇翻來覆去,尋常的蛇捱不過一陣便嗚呼了;如果是厲害腳色,旺財會乖巧的退往一旁,讓主人上場大顯身手。輝說旺財真是好狗,深諳不能功高蓋主的人理,其實旺財絕對有能力招呼任何毒蛇,他就親眼見過旺財諸般折磨一條飯剷頭後,再把奄奄一息的蛇擺放在棚屋門口示眾。

捕蛇時,首要不能讓蛇頭對準自己,因為蛇是直視的,而且出招極快,故此選定安全的位置非常重要。然後拿一枝長丫叉,或者開杈的樹枝,快而準把蛇頭逮住,緊壓不放,再把蛇身拉直,蛇的骨節一鬆開,武功即時廢掉,軟癱在地,最後用繩把蛇頭索緊便大功告成。捕了蛇會摘下蛇膽給女人補身,是家裏傳統。

繼續閱讀 只有相思無盡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