俠士周校長

鄭祖澤

我認識周校長,是在八零年代中,在足球場上。這二三十年來,常常一起踢球,初期是與我的同事一起比賽,近年主要是參加新界東校長足球隊的賽事。與周校長同隊比賽是十分開心的事情,他司職清道夫,每場拼盡全力,絕不欺場,更不斷提點、鼓勵隊友,若隊友與對方球員發生衝突,他必定是第一個衝上前去,以他健碩的身軀分隔雙方,平息紛爭;完場時還主動收拾,清理場地,是一個非常好的公民榜樣。

繼續閱讀 俠士周校長

你做乜又肥咗?

「你做乜又肥咗?」──悼念周錫輝師兄

「你做乜又肥咗?」是每一次關注組聚會是,周校長見到我時必然會說的話。是的,我是愈來愈肥,但每次周校長總是叮囑我:「後生仔,食多啲!」。

第一次知道周校長,是喇沙的事件,在媒體上知道他因為校園欺凌事件而負責辭職。身為同是教育界的一份子,當時的感覺是這位校長,是香港教育領導的模範,僅此而已。
繼續閱讀 你做乜又肥咗?

周Sir

認識周錫輝校長是十多年前的事,慶幸當年被派駐擔任新界喇沙中學的學校社工,甫見周校長,已被其豪氣、隨和與熱誠打動,他很支持、明白和認同社工的工作,與周SIR合作過的青協社工不下十個,都同樣感受到周SIR是一位真心為學生、為學校的好校長,有衝勁、有魄力,講道理、有原則,有理想。周SIR經常說:新界喇沙中學的學生成績未必很好,會衝動犯錯,但本質善良。學生需要培育、老師要身教、要用心教!就是這份對學生的真,學生是感受到的,學生長進成材,周SIR感到安慰!
繼續閱讀 周Sir

給周錫輝的最後一封信

周輝:

您好。相信您現在已經快樂的在天國適應不一樣的生活。我很抱歉到現在才給您寫信。這是因為陪伴我十九年的愛貓 BiBi 剛在五月二十三日去世。令我不禁懷念數位在最近不幸去世的新亞書院的好同事好校友。我在志文樓前社監馮統照先生的葬禮上已經講了悼詞,在您六月九日的葬禮我可能不能參加了。所以只有給您寫我給您的第一封信,也可能是最後的一封信。希望您可以看到這信。
繼續閱讀 給周錫輝的最後一封信

這樣的中大人──懷念錫輝先生和中大婆婆

周保松

 

按:本文原刊2011年6月16日《明報‧世紀版》。

這兩天心情很不好過,因為要送別兩位中大人。
第一位是周錫輝先生,新亞學長,我很敬重的一位中大人。6月8日晚是錫輝先生喪禮,在世界殯儀館舉行。我7時多去到,真想不到來致祭的人那麼多。所謂多,說的是有一條長長人龍,由大堂排到殯儀館外面,一直綿延到很遠很遠。錫輝先生不是所謂名人,卻有那麼多人前來相送,可知一生受到多少人尊重愛戴。
追思會人太多,座位全坐滿,我和許多人一樣,站在靈堂中央,一站就兩個多小時,靜靜聆聽錫輝先生的親友,回顧他的生平點滴。一直聽下來,我這個後輩,才知道錫輝先生的許多不為人知的事蹟,才明白為什麼在很多人眼中,他是一個好人君子、俠者良 師。

繼續閱讀 這樣的中大人──懷念錫輝先生和中大婆婆

追憶我和阿輝的交往

雷競璇

按:在6月8日晚上阿輝的喪禮上,有一個追思環節,我準備了講稿,但當時由於時間不足加上參加喪禮的人為數眾多,不宜發言過久,結果我只讀出了一小部份。之後我將原來講稿略加整理,現發表如下,作為我對這位相交相知四十年的友人的懷念。 —雷競璇

繼續閱讀 追憶我和阿輝的交往

無憾

夏淞

五月十四日,星期六,輝起個大清早。這天,他行程緊密,上午參加足球比賽,下午打籃球,晚上赴劍道會的慶功宴,他說會回來吃午飯,出發時順道載我到附近的市場。我看時間還早,提議不如一同吃早餐,他說想早些到球場熱身,難得兒子下午來捧場,看老爹打籃球,他不想因熱身不夠受傷而失場。匆忙買了三個麵包便上路,他留下最後的話是:別太早煮飯,我回來時會先打電話。

繼續閱讀 無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