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華叔 六四也少了周錫輝

除了華叔 六四也少了周錫輝
明報
A08  |   港聞  |   六四22周年  |   By 彭美芳 2011-06-03
原支聯會主席司徒華今年1 月辭世,有「華叔保鑣」之稱的新界喇沙中學前校長周錫輝,也在上月一場足球賽期間猝死,兩人雙雙缺席今年六四活動。周錫輝與六四有不解之緣,他與40 名朋友在八九民運後,繼承北京夭折的「民主大學」,在港辦了15 年「民主大學」,連立法會主席曾鈺成、專業會議梁美芬和行政會議成員張炳良當年也曾為講者。這所「民主大學」最終因財困被「殺」,周錫輝曾慨嘆: 「為什麼不撐下去?」
麥洛新和周錫輝在大學起相識40 年,多年來活躍於社運,麥洛新接受訪問時說: 「70 年代大學生活躍於社運,如保衛釣魚台、反貪污、油麻地艇戶等,八九年六四事件後,更與校友、朋友組成民主大學,繼承民運期間北京天安門民主大學的精神,以公開形式探討中國民主化的道路。」

不升級的第三組好學校

明報
D05  |   副刊時代  |   教育心語  |   By 陳漢森  2011-05-24

普 及教育推行後,學校接收了很多家庭支援弱的學生,不少老師不願教弱校差生。約二十年前,在幾個做教師的舊同學的飯局中,周錫輝提出一個想法:辦一間只接收 第五組別(後減為三組)學生但不會升級的學校。「把志同道合的朋友組織起來,以教好家庭支援弱的學生為職志,改善他們的行為和學術水平。學生有改進後,可 以轉往其他高級別的學校,但我們堅持,入學的學生,只接收第五組別的,即使政府要學校升級,我們也拒絕。」這個想法今天看來是傻人癡語,但當年曾經是一小 群熱血中年的夢想。

繼續閱讀 不升級的第三組好學校

梁寶:願我們都成為大樹!敬悼周錫輝師兄

週六, 2011-05-21 21:27 — 梁寶

本周多事。惡人先告狀,不分大小。

地產商在美孚新邨掀起白色恐怖、讓擠迫的香港人在假日呼一口免費空氣的南丫島,也將被「雅居樂」式私有化(今個星期五前去信城規會反對)。就算不是地產商,那邊廂的原居民,也準備「流血革命」,保留「傳統習慣」。弱勢政權無膽打大鱷,保守社會卻在宿舍與牆壁都跟小市民斤斤計較。捍衛自由、公義當然是挫拆常有,但上周最令眾人黯然神傷的,則莫過於周錫輝師兄在足球場上猝死。 繼續閱讀 梁寶:願我們都成為大樹!敬悼周錫輝師兄

這個人的心很熱

明報
D05  |   時代  |   千年檔案  |   By 陳耀華  2011-05-21

消息傳來,退休校長周錫輝踢波猝死,先是一呆,繼而悲從中來,這樣的一個好人,何以去得太早。

多 年以前,我還是大一學生,生性好動,熱衷於田徑運動。那時的生活圈子狹小,雖然心裡只有勝負,還是留意到一群熱心校友,協助籌辦校運會,年年如是,不辭勞 苦,擔任裁判,周錫輝是其中之一,只見他忙這忙那,臉上永遠掛笑容,還有他的招牌短褲。後來見得多了,不免寒暄幾句,便由此相識起來。我是運動會的參賽 者,同時也是享用者及受惠者,周師兄勇於服務的精神,在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。 繼續閱讀 這個人的心很熱

周錫輝校長

明報
D07  |   副刊時代  |   人文館  |   By 馬傑偉  2011-05-20

那天下午收到留言,說周校長踢足球時昏倒不治,我完全沒有想到那個短訊中的他,竟是周錫輝校長。到翌日讀報,才知道原來就是這個熱心熱血的健碩前輩。

早 幾年,中大辯論教學語言,廣東話授課的議題尤其引起激辯,我也捲入其中,與周校長先後在報章及電台各陳觀點。當年我的身體差勁,面青口唇白,壞鬼書生一 名。在烽煙節目的咪高鋒前舌劍唇槍,在節目完結之後,校長見我垂頭喪氣,上前來關心問候,並邀請我加入他的太極班。想不到運動充足、功夫深厚的健兒,會不 敵血管內那沉積的膽固醇。那年頭,中大校友與校方對場迥異,裂痕愈辯愈深。周校長給我的印象,是個有所堅持的君子。 繼續閱讀 周錫輝校長

別人影子下的生與死

新報
C08  |   名筆薈  |   細說深語  |   By 劉易慶  2011-05-17
60歲,古人稱之為花甲之年,一個60歲的男人,難得依然馳騁,大踢足球,卻竟在一次躍頂頭槌時倒地昏迷,就此死亡,真令人惋惜,慨嘆人生無常!

這位60歲的體育健將,足球勇者,原來是平生堅毅不屈的民主鬥士,中大校友、教育界翹楚,周錫輝先生!

「華叔戰友,戰死足球場」,是某些報章對周錫輝魂斷球場的標籤式冠名報道,很明顯,標題捨周錫輝本名本姓而不用,而以「華叔戰友」代之,乃出於新聞價值的取向,而這取向,往往是主觀的,與新聞的客觀標準相矛盾,當中亦相當程度反映人生的價值觀。 繼續閱讀 別人影子下的生與死

悼周老

信報
P46  |   副刊專欄  |   此時此刻    |   By 劉健威  2011-05-18

午間,在電視上聽到周錫輝兄在足球場上猝然而去的消息,很感突然,又叫人慨歎人生的倏忽和無常。

和周老(許多朋友都這樣叫他,儘管他還是學生的時候)相識數十年,往來不算多,但在我心目中,他的形象從沒改變過——他是世上最正直、最熱血、最可信賴的人。

認識他,是在火紅的七十年代,那時候中大最投入釣運和社運的,無疑就是周老和在他周圍的幾位——譚聯輝、陳以衎、雷競旋、鄭海泉??而那一群中大人中,最感情充沛的,肯定是周老;他身上總像有一團燃燒不盡的火,隨時會為任何不義的事挺身而出,毫不計及個人利害。 繼續閱讀 悼周老

懷念周錫輝

明報

D05  |   副刊時代  |   三言堂  |   By 張文光  2011-05-17

周錫輝在足球場忽然離世,讓朋友們驚愕和傷心。他是七○年代社會派的學運領袖,曾任新亞學生會會長,在保釣運動、盲人工潮、反貪污捉葛柏等事件中,站在學運最前線,反抗港英殖民統治,是社會運動的先行者。

我認識周錫輝,就在這激盪人心的年代。那時,還是中大新生,迎新營在烏溪沙。晚上,總看到一個人坐在草地上,滔滔不絕;身邊常有一群人,激烈辯論。好奇的走過去,才知道說的是學生運動,說中國和香港的革命,說大學生的信念和理想。這人就是周錫輝。 繼續閱讀 懷念周錫輝

憶周錫輝師兄

回想一個人,看看最後一次和他見面做過甚 麼,雖然無甚意義,我還是要在腦海中整理和追尋。從記憶的黃土掘出來的,是二月份最後一個周末,評議會周年大會續會前,我們一班校友在本部咖啡閣商量對策 的情景。周錫輝師兄到來時,買了兩瓶果汁,遞了一瓶給坐在他身旁的我,我說我不太口渴,他硬是塞給我,盛情難卻,我只好說一聲謝謝,收下他的心意。

繼續閱讀 憶周錫輝師兄